九巴高層縱容鹹魚,巴士都要變紅VAN?!

上星期,九巴發出一份內部通告,要求車長駛經分站留意有無乘客揮手截車,就算無客都要收慢以防突然有乘客「追車」,同埋車上就算落車鐘燈無著但如果見到有「貴賓」企近中閘的話「必要時」要開聲詢問「係咪有落」,結果唔止車長,直情通街媽聲四起、對住發出通告嘅關智偉等管理層粗口橫飛。

其中一個「啜核」回應係「卡佬要去報讀通靈課程」;仲有一個夭心夭肺到真係要「貼堂」

留意車站有無人揮手,呢個當然合理,亦是法例闡明車長應該要做嘅事情。但今時今日,唔少人等車時掛住「碌電話」,巴士駛近都無為意,駛過咗之後就呱呱叫,跟住就可能「四四六六」…… 喂阿哥阿姐阿BAT阿嬋,你响街市豬肉檔唔出聲想要瘦肉、排骨、五花腩,豬肉佬點知要切或斬乜俾你 定係要斬你

早在 Tilling Stevens K5LA7、Bedford OB 推拉閘嗰陣,已經係要落車就要拉繩鈴鈴啦!丹拿E、F 下層天花必定有4-6粒 PUSH BELL,珍寶、勝利二型直情一條「電帶」俾你想要落車前篤一嘢 (中巴 LF 上層都裝埋「電帶」)。再之後到1980年代,驚「冷鐘」無聲 / 乘客撳完又撳不斷出聲 / 雞、鴨嘅引擎聲可能冚晒啲聲 / 巴士佬詐聽唔到有鐘聲,就裝「落車燈」,中閘一盞大嘅,司機位頭頂一盞細嘅,有聲有燈唔駛拗頸。

後來為免矮仔如我呢啲撳唔到天花板嘅鐘仔,就响中閘企柱裝一個制;又為免响上層瞓到流晒口水但又咁好彩到站前識扎醒嘅要衝落樓下先至撳到鐘仔,就响上層梯口再裝多一個制,兼夾上層車頭裝多盞燈。再到冷氣奧黏、巨龍、猜躉…… 直情上下層車廂可以裝落車鐘制嘅位置都裝,數數埋埋全車有十幾廿個制俾你哋撳都唔撳,過站唔停就問候巴士佬娘親,同埋向公交單位投訴要巴士佬寫薯仔文,真係唔好怪巴士佬圈子稱呼你哋做「鹹魚」囉!

企近車門,已經係好危險,响車務安全管理角度其實唔應該鼓勵,但公交單位冷氣房幹部竟然倒行逆施,仲要有得條可能飛出街嘅鹹魚如果要落車 either 左手or右手都可以撳鐘仔可以唔L駛撳反而要巴士佬問「係咪有落」,乜膠嘢道理呢?

無錯,通告有「必要時」呢三個字,但如何訂義 in necessary 呢?唔去拗 legal wordings、普通法案例呢啲咁叉高深嘅論點,就是鹹魚一句「我企L咗响度就係必要」,想問阿關生以至梁車務總監諗住叫「四四六六」嘅同事點樣回答好呢?定還是有理無理「鋤」咗個卡佬扣咗獎金先至再算呢?剩係呢一點相信大家都同意對呢份通告嘅「關注」絕對唔係「庸人自擾」啦!

又係「雞與雞蛋」嘅問題,公交單位幹部縱容鹹魚,都要有「鹹魚」先有得「縱」㗎!有唔少人話,鹹魚之煉成係要「多謝劉德華」,絕對正確,但唔係全部,因為唔係啲所謂「管理層」認同「俾錢就係上賓」,點會鹹魚四圍都有。再仲有嘅係……

鄰近地區 (邊度?唔駛多講啦……) 嘅巴士真係站站停,「貴賓」可以等架車埋站停定先至睇路線牌係咪自己要搭嘅嗰條線,而唔係架車仲响「老鍊咁遠」就要斷9估豆豉咁細嘅字係咪自己要搭嘅嗰部車;要落車可以等架車停定先至望吓個報站牌或者街景係咪到咗,總之未停定就仲可以繼續煲劇打機收「紅包」…… 香港嘅鹹魚們可能就係想咁,而啲公交單位幹部亦可能認為咁做就會無晒啲「飛站」投訴,煩少一樣嘢。但站站停嘅必然代價就係增加行車時間,到時啲鹹魚又會投訴點解比車程比以前耐咁L7多㗎?

或者係香港嘅鐵路必定站站停 (除咗某啲特別時候),香港人大多都係非常虔誠的鐵路教信徒 ── 搭慣咗鐵路,所以就唔滿意巴士點解要揮手截車、落車要撳鐘囉。

响《公共巴士服務規例》(香港法例第230A章) 有咁嘅條文:
9(d) 如獲示意停車,須在其巴士正行走的路綫沿綫各站停車,讓乘客或擬成為乘客的人上車或下車
「獲」示意,唔係司機去猜測、詢問有無示意
(英文版條文係 shall stop……if signalled,唔係 seek for signal to stop / require the signal from passenger to stop )

12(b) 巴士司機不得在該巴士行駛時與人談話,除非因安全理由必須如此
鹹魚是否想落車係「安全理由」嗎? (可能係嘅,怕佢發爛炸打7自己)

13(1)(a) 任何乘客或擬成為乘客的人均不得故意阻礙或妨礙或故意分散巴士司機的注意力
鹹魚唔揮手截車,要巴士佬估估吓;想落車唔撳鐘,要巴士佬開聲問,似乎構成「分散注意力」囉

簡單而直接啲講,畫龜即是負責發出呢份通告並承擔相關責任嘅關智偉先生所撰述或指派職員撰寫嘅內容,可以話全部係違法行為,或 唆使司機作出違法行為容許乘客或擬成為乘客的人唔駛遵守法例而導致司機作出違法行為。想問啊關生响撰寫 / 叫你嘅下屬撰寫之前有無徵詢過法律部嘅專業意見呢?

法例、制度、習慣、設施,全部有齊响度,持之以恆咗逾半個世紀。鹹魚係要解決,唔係縱容,更絕不能以可能觸犯法例嘅做法去縱容。

後記:
1. 係咪所有「紅VAN」都會問「有無落」呢?以我所知有呢啲例子:
九龍 —>荃灣 ~ 葵芳、林士德有無落?無嘅就光輝圍先轉入去上大窩口道
旺角/佐敦/西貢 —>觀塘 ~ 淘大、牛頭角街市有無落?無嘅就過咗下邨常怡道橋底,甚至雅麗道先至轉入去牛頭角道
觀塘/西貢 —>旺角 ~ 九龍城、法國醫院有無落?無嘅就太子道橋去到尾喇沙利道先至落橋
—>元朗 ~ 大欖涌、小欖有無落?無嘅就青公「新橋」直踩到迴旋處第三個出口然後落大斜
目的只係SKIP 某啲多燈/易塞車路段,而唔係費時鹹魚投訴做乜唔俾佢落車。

2. 紅VAN 除咗都係要截車先至有得上車,仲可以打電話留位。想問九巴會唔會考慮推出類似服務,配合埋車長要問「有無落」使整體嘅服務完全同紅VAN 睇齊?

3. 運輸署規定申請開辦新專線小巴路線所採用嘅車輛必須要有落車鐘;規定所有新登記嘅小巴車輛,不論紅定綠,車上都要裝備落車鐘。九巴此舉,即係連綠VAN都不如。更唔好話我都唔想拎出嚟講但似乎真係要拎出嚟講捷輝小巴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